今日  张家口新闻网-- 张家口日报- - 张家口晚报- -在线投稿-在线订阅-往期报纸-常见问题-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当前位置:20190211期 >> 第A7版:张垣文化
揭开崇礼“太子城金代城址”面纱

  

  编者按: 2月5日(正月初一) ———2月9日(正月初五), 我市在“太子城金代城址” 发现地崇礼区举办“红红火火中国年” 第二届张家口年俗国际旅游节·雪上闹春活动。 作为2018年中国考古六大发现之一和本次活动一项重要推介内容,“太子城金代城址” 如何被发现? 它有哪些“故事”? 又揭示了张家口在金代具有怎样的重要作用? 请看———

本报记者 张锏锋 通讯员 刘文清

  2019年1月10日,北京。
  2018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在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8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上揭晓。 我市的太子城金代城址位列其中, 与广东英德市青塘遗址、 湖北沙洋县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西延安市芦山峁新石器时代遗址、 陕西澄城县刘家洼东周遗址、 四川渠县城坝遗址共同入选。
  太子城在哪里? 它有哪些传说, 是秦代扶苏筑城、 唐代武则天时期筑城, 还是辽代后期筑城? 在什么机缘巧合下被发现? 带着心中种种思考, 近日记者走访亲身参与发掘工作的张家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 跟随他们回到过去, 一同探寻这座 “城”的前世与今生!

    机 缘
  四面环山、 三水交汇, 崇礼区四台嘴乡原太子城村坐落期间。 从地理形势上看, 村子东南距北京市区140公里, 西距崇礼城区20公里, 村周边既有燕山山脉、又有洋河水系。 太子城村附近有遗址, 这并非秘闻。
  当地一直对太子城遗址有两种传说:其一, 认为太子城为秦筑, 以居太子扶苏者; 其二, 认为此城系木城, 唐武则天为其子 (驴头太子) 避暑所建, 城外有教场滩、 演武亭、 金银库等。 长期以来,太子城是留给世人的一个未解之谜。
  1978年, 河北省文物普查队进行考古调查, 推测太子城城址为方形, 边长320米, 采集铁蒺藜和白釉、 黑釉瓷碗、 鸡腿瓶等残片, 从采集遗物推测城址时代为辽金时期。
  1991年崇礼县人民政府公布其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2009年,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队, 对太子城遗址进行考古调查, 推测城址大致呈长方形,约南北长356、东西宽276米。
  2016年11月张家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崇礼县太子城遗址进行了初步考古调查和勘探工作。发现在耕土层下15—20厘米存有大量建筑构建, 包括青砖、 布纹瓦等。 根据文化堆积推测城址的大致分布范围为东西长380米左右, 南北宽350米左右。初步推测,太子城为辽金时期城址。
  太子城村位于北京冬奥会张家口冬奥村项目占地范围内, 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 不仅让张家口获得了世界瞩目, 也让 “太子城金代城址” 闯入世人视野。
  2017年5月, 为保障2022年北京冬奥会张家口奥运村建设的顺利进行, 落实实施 《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张家口文物保护利用规划实施方案》,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张家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崇礼区文广新局联合组成考古队, 展开对太子城遗址的全面测绘、勘探与发掘,取得了重要收获。

    面 纱
  从2017年开始,经过考古队员两年的不懈努力, 太子城之谜的神秘面纱被一层层揭开。
  绿水青山、 诗意栖居, 从空中俯视太子城村不仅景色宜人, 令考古专家们惊讶的是他们还发现一条 “线”: 太子城村周边的背山和望山连成一线, 和遗址最重要的那条西北—东南方向的中轴线重合, 其南延线指向北京城。 根据这条轴线, 专家们确认该遗址为一座长方形的呈西北—东南向的城址。
  这条中轴线就好比城池的脊梁, 一切布局皆围绕这条轴线展开。 城址南北长400米、 东西宽350米, 方向158°, 总面积14万平方米, 现东西南三面城墙存有地下基址, 墙外有护城河, 另西墙有2道, 东西间距50米。 城门目前仅发现南门1座, 门外有瓮城。 城内钻探与发掘共确认建筑基址67座, 道路14条, 排水沟2条。
  2018年, 太子城遗址共发掘6500平方米,对城址南门、9号基址、三号院落、一号与二号院落南院、 东南角、 城西外基址等6处地点进行了考古发掘。 专家告诉记者, 城址南门、9号基址、 三号院落呈南北轴线分布, 其中南区核心9号基址是太子城内单体面积最大、 台基最高、 规格最高的基址; 北区则以三号院落为中心,南北区以东西向道路相隔, 南门与9号基址间共4条南北向道路相通。
  为了进一步摸清营造过程, 2018年,考古队对南北两区进行了细致发掘。 在南区, 对南门内侧道路进行了清理, 对南墙与瓮城东墙进行解剖, 明晰了太子城城墙与瓮城墙的营造方式。 重点对9号基址台基本体进行了解剖, 确认其存在前后两期营造过程, 在第一期的基础上第二期向南扩建, 同时对柱网结构进行了大改动; 通过对其西北侧的10号基址进行发掘后,确认其与9号基址有道路相通, 应为9号基址的附属亭式建筑之一。
  在北区, 考古队着重对一、 二、 三号院落进行了发掘。 一号与二号院位于三号院西侧规模与布局完全相同, 与三号院相似, 但规模较小。 三号院落由南北两院组成,总长南北105.38、 东西46.7米, 两院间有隔墙。 南院由南向凸字形主殿、 东配殿、 西配殿、 后殿组成; 北院由三组基址群组成: 第一组 (南部) 由中部长条形基址与西侧长方形小基址组成, 其中中部基址上有灶2座; 第二组 (中部) 为东西面阔十间进深一间, 南侧带廊的建筑基址,基址上有灶4座; 第三组 (北部) 为东西并列的4座长方形小基址, 其中在第一、第三、第四座基址上各有灶1座。
  除此以外, 考古队还对城址东南角进行了发掘, 确认其形制为东墙与南墙直接相交, 城西外基址位于城西约690米, 扼太子城西谷口,为城外戌守遗迹。
  通过发掘考古队不仅基本掌握了太子城遗址建筑基本轮廓, 还出土了大量建筑构件, 如瓦当、 滴水、 筒板瓦及鸱吻、 嫔伽、 凤鸟、 龙首脊饰、 门钉、 铁钉、 铁蒺藜等, 还有部分绿釉建筑构件, 铜铁构件、 瓷器、 陶器、 鎏金龙形饰件等。 尤其是发现许多刻有文字的器物, 发现有刻有 “尚食局” 款瓷器18件; 许多青砖多戳印 “内”、 “宫”、 “官” 等字; 部分螭吻上刻有 “七尺五地”、 “四尺五地”、 “天字三尺” 等文字。
  据考古专家介绍, “尚食局” 是我国古代自北朝以来多数王朝宫廷内专掌 “供御膳馐品尝之事” 的机构。 带 “尚食局”款的瓷器目前仅见于定窑白瓷, 时代为北宋后期至金代后期。 金代, 宫内亦置有尚食局、 尚药局等。 目前已发现有 “尚食局” 款的瓷器基本出土于河北曲阳定窑窑址内, 窑址外仅在现俄罗斯阿纳耶夫斯克耶古城发现1件, 另在金中都有部分采集品。
  “太子城遗址发现的18件 “尚食局”款瓷器, 是在定窑密址以外考古发掘出土该类产品最多的一次。 大量戳印 “内”“宫” “官” 字砖, 这是在金代城址的首次发现, 虽具体含义尚不确定, 但结合辽上京宫城称为 “大内”, 元明时期有“内府” 字样的器物多为皇室定烧器, 推测此类带字砖亦有相同性质。 不论是皇室专用的瓷器、 皇室定烧的字砖, 还是高规格建筑构件、 铜鎏金龙头等文物, 都进一步佐证了太子城遗址的皇家性质, 可以推测该城址与金代后期宫廷有关”, 专家表示。

    谜 团
  城址规模小, 但建筑规格高, 且未发现商业、 民居、 戍守等一般类型与军事性质建筑, 另通过对城内外及附近区域调查与钻探, 未发现墓葬区。 随着发掘深入,一个不合常理的谜团也很快呈现于众人面前:这处遗址究竟是什么?
  随着对答案的寻索, 专家们将目光投向东北方不远处一个叫金莲川的地方。 金莲川, 地处草原之南、 自然环境优美, 盛夏无暑, 是草原王朝捺钵的理想之地。 而太子城遗址位于金中都 (今北京) 与皇室驻夏点金莲川之间的驿道附近。
  据 《金史》 卷十一、 卷十二记载,金章宗泰和二年、 五年分别驻夏泰和宫(后改为庆宁宫), 另 《金史》 卷二十四 《地理志》 龙门县: “有庆宁宫, 行宫也, 泰和五年以提举兼龙门令。” 金代的龙门县位于现河北省赤城县龙关镇一带,太子城东距现龙关镇18公里。
  金章宗为什么要驻夏泰和宫, 而不去以往驻夏的金莲川? 专家推测, 因为当时金朝与漠北鞑靼诸部的战事频繁, 毗邻边地的金莲川已经不宜于驻夏。 而龙门县的泰和宫大致处于中都和金莲川的中途, 与北部边境还有相当一段距离, 所以章宗选择在这个地方经营一处新的驻夏场所, 那就是泰和宫。
  经过仔细的史料查证和实物比对, 专家们发现太子城遗址出土的垂 (戗) 脊兽与北京金陵M9(即金世宗陵墓) 出土同类器形制相同; 出土的嫔伽等文物与黑龙江金上京皇城西部建筑址、 吉林安图金代宝马城遗址出土器物基本相同; 白釉 “尚食局” 款瓷器与曲阳定窑窑址金代后期出土器物完全相同, 可确定太子城遗址时代为金代中后期, 即公元1161年至1234年间。 随后的考古调查再次确认, 太子城是金代龙门县唯一皇家性质的城址, 进而初步推断其为金章宗夏季捺钵的泰和宫。
  据 《宋会要辑稿》载,约1209年金莲川和泰和宫均焚毁于鞑靼侵扰。 这一记载, 得到考古印证。 太子城遗址南边有火烧痕迹, 与出土烧结铜铁构件相符。
  作为第一座经考古发掘的金代行宫遗址, 太子城遗址是仅次于金代都城的重要城址, 是近年来发掘面积最大的金代高等级城址。其双重城垣选址理念,主体建筑呈轴线分布、 前朝后寝的布局方式对金代捺钵制度、 行宫的选址与营造研究有重要意义, 特别是对于金代都城研究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保 护
  2018年12月8日, 太子城遗址年度考古发掘与遗址保护专家咨询会在北京召开。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故宫博物院、 北京大学、 吉林大学等单位的考古及辽金史学专家们,一致认同对太子城遗址年代和性质做出考古结论。
  1月16日, 太子城金代遗址又入围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初评, 终评将在今年4月初进行。
  国家文物局、河北省委、省政府非常重视太子城遗址保护工作, 结合遗址整体保护利用, 对冬奥村规划进行了调整, 使得遗址得以完整保护下来。 目前, 已委托清华大学编制太子城遗址保护、 利用和展示规划。2019年我省将开始在遗址范围内建设考古遗址公园,全面展示太子城遗址的考古成果, 为奥运会举办增添浓重的中国文化元素,向世界各国嘉宾和运动员全面展示其文化内涵,奥运会的举办也将让太子城皇家行宫遗址的历史文化价值得以充分诠释。

太子城遗址发掘示意图
太子城遗址9号建筑基址
太子城遗址发掘现场
绿釉凤鸟纹脊饰
泥质灰陶龙形构件
白釉印摩羯纹“尚食局”款碗
戳印“内”字方砖
鎏金龙头饰件
戳印“宫”字长方形砖
太子城遗址发掘现场
太子城遗址发掘现场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揭开崇礼“太子城金代城址”面纱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7 版:张垣文化】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0313-2011753 Email:zjkxmt@163.com 商务合作:0313-2051987
冀IPC备13000906号-1 冀新网备:132012008 张家口日报社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2008-2012 By www.zjknews.com All Right Reserved